“Estrogen Matters”讀後感-2 (What I learned after reading “Estrogen Matters”)

如今,十幾年過去了,Dr. Bluming搜集了許多資料及文獻,對當時2002年WHI的研究提出許多質疑,包括:

1.當時結論的確認,就科學研究角度來說,並不嚴謹,甚至研究小組的成員當中並非意見一致。

2.當時研究小組中某些成員倉促地在小組成員達成最終共識前,就讓媒體先公諸於世,為什麼?(我們都知道媒體的傳播力道不容小覷,尤其在這麼重要的議題上)

3.有些數據並未達到統計學上顯著的意義,但研究人員因為某些原因,或者對於數據分析的操作而產生的結果,透過媒體的傳播渲染,反而扭曲了原本數據的真實意義,讓人容易過度解讀,也容易造成民眾的誤解。

4.該研究在2002年發表後, 至今十幾年間,陸續有其他研究發表,顯示的結果並非如2002年所發表的結果;另外,當時WHI的研究經過十幾年的追蹤,在2017年也同樣在美國醫學會雜誌(JAMA)發表了另一研究報告,結果顯示,使用賀爾蒙跟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、癌症造成的死亡率及各種因素(all-cause)造成的死亡率沒有關聯性!「什麼?!沒有關聯性?現在你告訴我說沒有關聯性,那當初2002年怎麼會有那樣子的負面報告,讓大家以為賀爾蒙好像很恐怖?!」,這是Dr. Bluming想提出的問題。

Dr. Bluming在描述這段2002年WHI發表研究的歷史橋段時,我讀起來彷彿在看好萊塢陰謀劇情片,讓人彷彿置身當時,感受那股巨變的氣氛一般。

Dr.Bluming引述了日後許多當時參與WHI研究的學者專訪資料,以及許多的醫學研究文獻,告訴讀者,2002年WHI發表的研究報告是有缺陷的。

使用賀爾蒙,其實對停經後的婦女是有正面健康助益的。

對於賀爾蒙治療有興趣的人,不妨看看此書,不過目前只有英文版,尚未有中譯版。書中Dr. Bluming針對賀爾蒙治療細說歷史、引經據典,也引用許多醫學文獻,對於導致全球婦女賀爾蒙使用率大幅滑落的2002年WHI研究的批判分析著墨很多(如前面段落簡述),相信看完後會對賀爾蒙治療有更進一步認識,認知到,賀爾蒙治療,其實跟我們過去”以為”的不一樣。

我上過Dr. Neal Rouzier的BHRT課程,Dr. Rouzier對於WHI研究也提出很多批判分析,許多人(包括專業醫療人員)對賀爾蒙治療會有疑慮,主要是受到WHI在2002年發表的報告所影響,也因此產生了確認偏誤

要讓臨床醫師的行醫模式大改變,產生所謂的典範轉移(paradigm shift)非常不容易,功能醫學之父Dr. Jeffrey Bland說大約需要經過三十年的時間;而Dr. Bluming在本書中,也以傳統外科醫師對於乳癌病患的治療為例,從一開始一率採取全乳房切除術(total mastectomy),到後來接受採取小範圍針對性地乳房腫瘤切除術(lumpectomy),也是經過好長的時間(乳癌治療因人而異,請務必遵循專業醫師的建議);同樣地,要讓醫療人員屏除腦袋中對於賀爾蒙的錯誤認知,重新認識賀爾蒙治療對於健康的正面效益,也是如此。

Dr. Bluming寫了這本書,引用舉證這麼多文獻資料,想要打破大家對於賀爾蒙傳統錯誤的刻板印象,那麼,他自己除了是信奉者,也真的是個實踐者嗎?我們常說,要觀察一個人,不要聽他怎麼說,要看他怎麼做。

所以,要回答這個問題,可以觀察Dr.Bluming自己怎麼做。不過,作者談論的是女性體內重要的雌激素,但Dr. Bluming是男的(然而,雌二醇estradiol對於男性健康也很重要,但這是另外一個議題了)。那麼,我們可以觀察,他對自己最親的家人怎麼做呢?

書中提到,Dr. Bluming的太太跟女兒都是乳癌患者,經過治療後,也罹患因為賀爾蒙低下而產生的更年期症狀,Dr. Bluming對自己最親的人,而且又曾是乳癌患者,他真的有建議補充賀爾蒙嗎?

答案是:Yes!